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华梦醒的博客

中华是一只雄狮,曾经是睡狮,但现在已经醒来,正在成为世界的主宰。中华崛起不再是梦

 
 
 

日志

 
 
关于我

在我心中,有一个梦,很大很遥远的一个梦,国家的强盛,民族的振兴,家乡的发展,我自己事业的成功,经过了曲曲折折,艰难坎坷,我的梦依然遥远,我的梦好像更加难于企及,尽管人到中年,尽管我已经伤痕累累,疲惫不堪,但是我的梦更加清晰,我一以既往,我奋力前行,为了梦想奋斗一生。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柴静,重新定义记者为王  

2015-03-18 17:48:58|  分类: 中华女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本文写于两会前

/严杰夫

过去一个周末,重磅新闻密集发布:中央深改小组通过足球改革方案、央行降息、杭州将举办2016G20峰会……不过,最终抢到头条的,却是突然归来的柴静和她的《穹顶之下》。

柴静这个103分钟的视频演讲,引用了改编斯蒂芬?金惊悚作品的一部美剧的名称。那部电视剧在第一季上映时,曾以玄幻的特效和神秘莫测的情节而令人赞叹。不过,柴静的这部“大片”却并非要讲述什么玄妙的故事,而是调查了一个近年来极为热门的话题——雾霾。

柴静,重新定义记者为王 - 严杰夫 - 多余的话 

在周六下午被人民网推荐之后,《穹顶之下》又几乎是瞬间被几大视频门户放置到头条,然后其转发、点击量以倍数爆发增长。在微博、微信等互动平台上,《穹顶之下》更是马上登上热门话题榜,以至于淹没了同日发出的央行降息这样的重要消息。不同于以往热点转瞬即逝的现象,柴静和这个视频直到第二天(31日),在各大媒体的推波助澜下,继续霸占“头条”,其引发的讨论和关注度持续发酵,已经在事实上令《穹顶之下》成为了近年来少见的现象级新闻作品。可以预见的是,在全国两会即将于33日拉开帷幕的“风口”,《穹顶之下》仍然将成为大家关注和热议的焦点。

抛开对柴静私生活的新一轮八卦,以及对于视频专业度的争吵,起码从媒体人的角度看,柴静的这次“王者归来”,就有许多值得借鉴和思考的地方。稍微武断点说,《穹顶之下》就是新媒体时代一部教科书式的作品。

或许,我们可以将时间倒退到一年前。在2014年初,上海报业的集体转型、澎湃的横空出世,以及东早社长邱兵的几篇煽情社论,让媒体转型成为贯穿去年全年的热门话题。但就在去年一年之中,当人们都在思考传统媒体的一地鸡毛,而各路资本又打了鸡血一样冲入各类真假难辨的新媒体之中时,柴静这个曾经的调查记者、现在的全职母亲,却出乎意料地在“制造”自己的新闻产品。

或许,对于许多普通媒体和记者来说,制作出《穹顶之下》这样的新闻产品确实不容易,但它的确提供了新媒体产品的一种范式。它诠释了在新媒体时代里,一个成功的新闻产品起码应该具备以下要素:

第一,它的选题是人们所关注和熟悉的话题,能够引起共鸣。环保,或者更具体点说,空气污染,在中国几乎已经成为一个“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的话题。即使是我的韩国朋友,在安排来中国旅行的时候,也会将其作为重要因素加以考量,可见这已经成为许多人生活中如同柴米油盐一般的日常。因此,只要是有关这个题材的稍微严肃点的新闻调查,就很容易受到普遍关注。

柴静,重新定义记者为王 - 严杰夫 - 多余的话

第二,媒体或记者要动员所有人脉和调查资源来搜集信息和材料。《穹顶之下》的内容深度之所以超越之前所有类似话题的新闻产品,就在于制作团队不仅仅利用了柴静之前就制作过的相关新闻,而且还采访到了第一线的官员和专家。在《穹顶之下》中,人们第一次看到了环保部、国家发改委、中石油、社科院这样等级的部门、企业和机构在雾霾问题上的表态,这让观众更深刻理解了中国的雾霾问题之所以难以迅速根治的内在原因。

第三,《穹顶之下》对于资料、素材的编辑,用了多种呈现方式帮助普通观众理解。我们可以看到,《穹顶之下》的编辑手段几乎集合了当下新媒体的所有手段:视频、文字、图表、数据和文献资料。即使那些自称的专业人士可以吐槽作品的专业性,但任何理智的人都能够看得到采集这些数据和资料所花费的精力和成本,也都都能明白这个作品是在理智、冷静地讨论雾霾这个话题。

第四,《穹顶之下》的传播手段也是多样化的:微博、微信、门户网站……,它几乎使用了所有可以想到的主流传播渠道。通过多元化的渠道,新闻产品被及时推送到消费者面前,吸引到了足够的注意力。同时,在多元化的传播过程中,新闻产品的传播效应还是叠加的,它在不同的渠道中被不断的转发分享,产生出“病毒式营销”的效果。

当然,毋庸置疑,《穹顶之下》是一个团队作品,它不是柴静一个人能完成的(尽管她在其中起到了核心的作用)。我们在片尾的名单中看到了罗永浩、东东枪、范铭等同样的传播高手。这也就保障了整个新闻产品在上述四个要素上的实现上,保持了极高的专业水准。所以,《穹顶之下》的成功显然并非偶然。

《穹顶之下》清晰地显示出了传统媒体产品和新媒体产品之间拥有的巨大差异,这种差异也正是奥莉娅娜?法拉奇和柴静之间的差异。那个依靠优秀记者一个人就能够完成震惊世界新闻产品的“个人英雄主义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如何组织起一个优秀团队,尽可能调动一切资源和技术,生产高质量的新闻产品,才是新媒体时代里媒体应该努力的方向。

在美国资深新闻人比尔?科瓦奇和汤姆?罗森斯蒂尔合著的那本《真相》中,两位作者为未来新闻行业总结了八个应当承担的功能:鉴定者、释义者、调查者、见证者、赋权者、聪明的聚合者、论坛组织者以及新闻榜样。毫无疑问,《穹顶之下》和它的制作团队出色地实现了这些功能。所以,《穹顶之下》的横空出世,除去再度引起公众对雾霾和环保话题的关注外,也有意无意地解答了去年许多媒体曾经困惑过的那些问题。

更重要的是,它欣喜地告诉我们,在新媒体时代,记者依然能够为王。

如果您喜欢我的文章,请帮忙在“朋友圈”转发,并推荐“严杰夫的约柜”。:)

柴静,重新定义记者为王 - 严杰夫 - 多余的话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