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华梦醒的博客

中华是一只雄狮,曾经是睡狮,但现在已经醒来,正在成为世界的主宰。中华崛起不再是梦

 
 
 

日志

 
 
关于我

在我心中,有一个梦,很大很遥远的一个梦,国家的强盛,民族的振兴,家乡的发展,我自己事业的成功,经过了曲曲折折,艰难坎坷,我的梦依然遥远,我的梦好像更加难于企及,尽管人到中年,尽管我已经伤痕累累,疲惫不堪,但是我的梦更加清晰,我一以既往,我奋力前行,为了梦想奋斗一生。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中国和美国让我们对不平等有何认识?  

2014-09-04 18:17:06|  分类: 美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和美国让我们对不平等有何认识? - 达沃斯博客 - 达沃斯博客

 收入和财富不平等加剧是一种长期趋势,在世界各地的许多国家已经存在了三十多年。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对不平等的关注大幅提高:随着经济增长缓慢,贫富不均变得更加严重。

有关不平等的“旧”理论认为,通过税收制度的再分配削弱了激励破坏了经济增长。但不平等和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要比这种简单的此消彼长关系更为复杂和多维化。多渠道的影响和反馈机制难以做出明确的结论。

例如,美国和中国是当今发展最快的经济大国。两个国家都存在严重的收入不平等,而且这种不平等在不断加剧。虽然我们不应由此得出结论——经济增长和不平等毫不相关或不成正比,但不平等不利于经济增长的绝对说法显然不符合事实。

而且,从全球来看,随着发展中国家逐渐繁荣,不平等呈现下降趋势——尽管在许多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收入差距在不断拉大。这似乎违背直觉,但却合乎情理。全球经济的主导趋势是二战后开始的经济一体化流程。85%的世界人口生活在发展中国家,其中的大多数人第一次经历了真正的持续快速增长。这种全球趋势压倒了不断上升的国内不平等趋势。

虽然如此,但众多国家的经历表明,严重和不断上升的不平等,特别是机会不平等,确实会损害经济增长。原因之一是,不平等削弱了对增长导向战略和政策的政治和社会共识,可能导致僵局、冲突或糟糕的政策选择。有计划地任意排除亚群(例如,民族、种族或宗教)就极具破坏性,在这方面能有力地支持上述观点。

代际流动是机会平等的关键指标。结果不平等加剧不一定降低代际流动。代际流动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支持机会平等的重要工具,主要是教育和医疗,是否可以普遍获取。例如,如果公共教育系统开始瓦解,他们往往在收入分配的上端由私人系统取代,这会对代际流动产生负面影响。

不平等和经济增长之间亦存在其他联系。收入和财富的严重不平等(就像在南美的多数国家以及非洲的部分地区)往往会导致和强化不平等的政治影响。政策制定者寻求保护富人的财富和收租优势,而不是发展包容性增长模式。一般来说,这就意味着降低贸易和投资的开放度,以避免不必要的外部竞争。

这表明不应对所有的(结果)不平等一视同仁。建立在成功寻租及通过特权获取资源和市场机会上的不平等严重危害社会凝聚力与稳定性——进而是增长导向政策。在普遍精英化的环境中,通过创造、创新或非凡才华产生的结果通常被善意看待,并不认为会产生破坏性影响。

举例来说,这就是为何中国当前开展“反腐”运动如此重要。与其说中国的收入不平等水平相对较高,不如说内部人士通过特权获取市场和交易导致社会矛盾,威胁到中国共产党的合法性与其治理的有效性。

在过去三十年中,美国的收入差距不断拉大,这其中有多少是源自技术变革和全球化(包括认可高等教育和技能水平的人才),又有多少源自通过特权影响决策过程?这是一个悬而未决的复杂问题。但提出这个问题十分重要,原因在于:首先,政策应对不同,其次,对社会凝聚力和社会契约公信力的影响也不同。

快速增长有所帮助。在高速发展的环境中,几乎所有人的收入都在增加,人们就会接受一定程度上的不平等加剧,尤其是在精英化的环境中。但在低增长(或者更加糟糕的是,负增长)环境中,快速上升的不平等意味着许多人没有收入增长或者出现绝对和相对意义上的倒退。

收入差距拉大可能诱使政策制定者走上危险之路:使用债务,有时连同资产泡沫,来维持消费。这在经济大萧条前的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可能发生过;在2008年危机前的十年间在美国(以及西班牙和英国)确实发生。

在欧洲,通过政府借款来填补因国内外需求不足产生的需求和就业差距。就后者关系到生产力和竞争力问题以及共同货币进一步恶化局势而言,这是不恰当的政策应对。

中国负债比率的快速增长亦引发类似担忧。在应对不平等或增长缓慢的影响方面,债务似乎是阻力最小的方法。但是应对不平等不断加剧的方法有好有坏。杠杆就是一种坏方法。

那么,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呢?我个人认为,工作重点十分明确。从短期来看,当务之急就是为穷人和失业者提供收入支持,他们是经济危机、根本性失衡和结构性问题的直接受害者,而这些问题的解决有待时日。其次,尤其是随着收入不平等日益加剧,普遍获取优质的公共服务,特别是教育资源,至关重要。

包容维持社会和政治凝聚力,推动有助于缓解不平等加剧影响所需的经济增长。经济体未实现增长预期的原因有很多,但投资不足,特别是对公共部门的投资,是最为显著和常见的原因。

————————————————————————————–

本文系与Project Syndicate联合发布。

作者:迈克尔.斯宾塞(MichaelSpence),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经济学教授,外交关系委员会特聘客座研究员,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香港经纶国际经济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

原文刊载于世界经济论坛博客 (http://forumblog.org/china/)

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人士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转载请注明来源。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