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华梦醒的博客

中华是一只雄狮,曾经是睡狮,但现在已经醒来,正在成为世界的主宰。中华崛起不再是梦

 
 
 

日志

 
 
关于我

在我心中,有一个梦,很大很遥远的一个梦,国家的强盛,民族的振兴,家乡的发展,我自己事业的成功,经过了曲曲折折,艰难坎坷,我的梦依然遥远,我的梦好像更加难于企及,尽管人到中年,尽管我已经伤痕累累,疲惫不堪,但是我的梦更加清晰,我一以既往,我奋力前行,为了梦想奋斗一生。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0025 姓氏略考-孔姓-名人名篇  

2014-01-09 17:16:06|  分类: 孔孟曾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名人名篇:

  世界上最大的家族祀庙——山东曲阜孔庙:

 

  孔庙后花园:

 

  孔子墓碑前的遮墙:

 

  山东曲阜孔林孔子墓前石碑上镌刻着“大成至圣文宣王墓”,是明正统八年(公元1443年)太常少卿黄养正亲笔书写的。令人奇怪的是,墓碑前建有一道看似不伦不类的矮墙,将墓碑遮去了五分之一,只露出“大成至圣文宣干”,“王”字的底下一横看不见了。

  为什么要建这样一道墙?

  原来,在清康熙二十三年(公元1684年),康熙大帝亲领百官到孔林朝拜孔子墓。三牲已供桌上摆好,地上黄毡也已铺就,香雾袅袅,烛光晃晃,一切都已准备停当。这时康熙大帝在前,文武百官在后,准备祭祀。当康熙大帝走到孔子墓前准备跪拜时,发现墓碑上的字是:“大成至圣文宣王之墓”,便眉头一皱,尴尬地站在那里不动了。接着,祭祀的鼓乐奏起,康熙大帝再次皱了皱眉,仍站着不拜,众臣们全都愣住了。

  这时,《桃花扇》的作者、孔子第六十四代孙、户部主事孔尚任立刻明白了其中道理:原来,历朝历代皇帝都是只拜师而不拜王的。

  于是孔尚任便马上叫人拿来一匹黄绸,把碑文中的“文宣王”盖住,并添上“先师”两字,成为了“大成至圣先师”。康熙大帝看了以后微微一笑,点头示意孔尚任处置得当,之后马上开始祭拜。这个充满了今称之为“厚黑学”的哑谜从此就这样传了下来。

  为了不再出现类似的情景,孔氏族人决定在孔子墓碑前就建起了一道矮墙,成为今天的样子。

 

  明太祖朱元璋敕封第十六代袭封衍圣公臣孔希学“衍圣公”时的上谕:

  明洪武六年九月二十九日,皇帝御端门,文武百官早朝,宣圣五十六代袭封衍圣公孔希学预列班中。

  明太祖召孔希学问曰:“尔年几何?”

  孔希学谨对曰:“三十有九。”

  明太祖问曰:“今去尔祖孔子历年几何?”

  孔希学对曰:“近二千年矣。”

  明太祖曰:“年代虽远,而人尊敬如一日者何也?为尔祖明纲常、兴礼乐、正彛伦,所以为帝者师,为常人教传,至万世其道不可废也。且尔祖无所不学,无所不通,故得为圣人。如问礼于老聃,学琴于师襄之类,此学无常师。非特如此,楚昭王渡江得一物,其大如斗,其赤如日,其甜如蜜,众皆不知,遣使问于尔祖,尔祖曰:此萍实也。问何以知之,答曰:昔吾闻诸童谣云。童子之言尔祖尚记之不忘,况道德之奥者乎!今尔为袭封,爵至上公,不为不荣矣。此非尔祖之遗荫欤!朕以尔孔子之裔,不欲于流官内铨注,以政事烦尔,正为保全尔也。尔若不读书,孤朕意矣!且人年自八岁至弱冠,多昏蒙未闻,不肯向学。自冠至壮年有室,血气正盛,百为营营,亦无暇好学。尔年近四十,志虑渐凝定,见识渐老成,正好读圣人之书,亲近明师良友,蚤夜讲明道义,必期有成。四方之人知尔之能,皆来执经问难,且曰:此无愧孔氏子孙者。岂不美哉!然四体之动,乃德之符,步履进退必用安详,不可欹斜飞舞,久久习熟,遂为端人正士。朕今宛曲教尔,尔其自择,还家亦以此教子孙可也。勉之哉。勉之哉。”

  孔希学扣头辞谢而退,谨备书如右,装演成轴,归家严置堂中,俨如对越天威无咫尺之间。

  “天语谆谆,亦朝夕在耳,誓于修身缮性,日致其功而不敢有负于圣恩云。宣圣五十六代袭封衍圣公资善大夫臣孔希学稽首顿首百拜谨记。”

  本书按:

  此番对话被镌刻为“对话碑”,立于今山东剩曲阜市孔庙东侧衍圣公府(孔府)二进门内。

 

  孔融《五律·岩钟山首》:

  岩岩钟山首,赫赫炎天路。

  高明曜云门,远景灼寒素。

  昂昂累世士,结根在所固。

  吕望老匹夫,苟为因世故。

  管仲小囚臣,独能建功祚。

  人生有何常,但患年岁暮。

  幸托不肖躯,且当猛虎步。

  安能苦一身,与世同举厝。

  由不慎小节,庸夫笑我度。

  吕望尚不希,夷齐何足慕。

 

  孔融《免肉刑奏》:

  古者敦庬,善否不别,吏端刑清,政无过失。百姓有罪,皆自取之。末世陵迟,风化坏乱,政挠其俗,法害其人。故曰上失其道,民散久矣。而欲绳之以古刑,投之以残弃,非所谓与时消息者也。

  纣斫朝涉之胫,天下谓为无道。夫九牧之地,千八百君若各刖一人,是下常有千八百纣也。

  求俗休和,弗可得已。且被刑之人,虑不念生,志在思死,类多趋恶,莫复归正。夙沙乱齐,伊戾祸宋,赵高、英布,为世大患。不能止人遂为非也,适足绝人还为善耳。虽忠如鬻拳,信如卞和,智如孙膑,冤如巷伯,才如史迁,达如子政,一离刀锯,没世不齿。

  是太甲之思诵,穆公之霸秦,南睢之骨立,卫武之《初筵》,陈汤之都赖,魏尚之守边,无所复施也。

  汉开改恶之路,凡为此也。故明德之君,远度深惟,弃短就长,不荀革其政者也。

 

  孔融《答曹操励书》:

  猥惠书教,告所不逮。

  融与鸿豫州里比郡,知之最早。虽尝陈其功美,欲以厚于见私,信于为国,不求其覆过掩恶,有罪望不坐也。前者黜退,欢欣受之。

  昔赵宣子朝登韩厥,夕被其戮,喜而求贺。况无彼人之功,而敢枉当官之平哉!忠非三闾,智非晁错,窃位为过,免罪为幸。乃使余论远闻,所以惭惧也。

  朱、彭、寇、贾,为世壮士,爱恶相攻,能为国忧。至于轻弱薄劣,犹昆虫之相啮,适足还害其身,诚无所至也。

  晋侯嘉其臣所争者大,而师旷以为不如心竞。性既迟缓,与人无伤,虽出胯下之负,榆次之辱,不如贬毁之于己,犹蚊虻之一过也。

  子产谓人心不相似,或矜势者,欲以取胜为荣,不念宋人待四海之洛,大炉不欲令酒酸也。至于屈谷巨瓠,坚而无窃,当以无用罪之耳。它者奉遵严教,不敢失坠。

  郗为故吏,融所推进。赵衰之拔郄縠,不轻公叔之升臣也。知同其爱,训诲发中。虽懿伯之忌,犹不得念,况恃旧交,而欲自外于贤吏哉!

  辄布腹心,修好如初。苦言至意,终身诵之。

 

  孔闻诗书法:

 

  孔庆镕《铁山园》:

  园林亭谢好,岁岁客凭栏。

  九月寻篱菊,三春就牡丹。

 

  孔继涵《从侄柞索兰》:

  幽兰似佳人,不以色自炫。

  忽漫度微风,芳馨袭庭院。

  缅怀湘中君,含情发深眷。

  乞君九畹英,足我三益友。

  晴窗午梦醒,疏香暗消受。

  何以伴蹇修,一卷《离骚》有。

 

  孔继涵《瓶鞠》:

  一花如高人,俯仰谢冠盖。

  一花如好女,丰神流衣带。

  淡者非枯槁,浓者非粉黛。

  高吟诗一草,薄醉与之会。

 

  孔继涵《烟草诗千一百字》:

  木名以时称,草名以月主。变迁物生繁,乃有烟名卉。

  核实丽之名,于义起乎事。独与燔爇亲,质固异香祖。

  烧之物为烟,意趣不相伍。远自狄鞮来,流传遍中夏。

  闻其初奏功,厥乃在军旅。县军营滇南,瘴气独防御。

  遂致百年闲,不遗一处所。灌溉勤辘轳,蓺植敌禾黍。

  茎方含四棱,虚中象褊苣。幹直歧斯薅,叶厚力乃聚。

  圆橢肖甘蕉,蠢庞类大芋。秋老亦作花,荐红垂媛乳。

  绛华形同榎,鲜荣兼摹芐。五出差差尖,白蒂微微俯。

  潋潋浮风光,油油见繁膴。分种法秧田,晚力侔菜圃。

  状竟失稽含,性未辨俞跗。五疋高庋阁,露书启端绪。

  吁嗟刍豢悦,谋之无厌斁。水产及鲎蛤,陆羞遍蹄羽。

  效醉叶卷蒌,作辛酱糅蒟。草根与土毛,搜罗兼败腐。

  此更出新意,味外咸酸苦。倮虫遐裔外,国真有厌火。

  喷烟岂蚊母,食火岂驼父。嘘气云叆叇,隐身雾结纠。

  钻截分竹木,支持代谈麈。铸金置两端,五行相克拒。

  碧筒象鼻弯,含菂金莲炬。下空无当卮,外圆县鬲鬴。

  人心巧取材,丝丝其中贮。薪传仗煤炲,顷刻氛妪煦。

  两仪鼓橐籥,万汇以气取。地动跃龙机,山崩应钟锯。

  一气所翕抐,不过分细巨。吸之焰扬赤,吐之云出屿。

  涎自喉舌生,力于顉颔鼓。赪渥上颊颧,熏灼洽肺腑。

  蓊蘙笑髭须,灶炎借口辅。息息自相通,呴呴若相语。

  中忽喷长风,势厉气载努。亦有嗜奇人,鼻观能茹吐。

  亦有狡狯材,连环戏媚妩。其美在初燃,并可例以酒。

  炎虐之逼烁,溽湿斯注下。火尽膏中乾,蒸蓊声煎煮。

  力竭剩吹灰,液凝乃流卤。余气最氤氲,盘旋穴窗户。

  初食犹稍稍,洎兹尽率土。流布起男子,渐染及妇女。

  既上概衣冠,亦下逮童竖。献酬到宾朋,搜求遍穷窭。

  好不殊北南,畜不遗僻阻。如影偕出入,如食周寒暑。

  如奕代寤言,如鯈忘喜怒。或则再三止,或则日无数。

  或相忘噞喁,或沈酣酤醑。或云担不归,湿寒力能去。

  或云吐黄水,肺焦病深钜。闲有疾憎者,反讶独龃龉。

  装饰艳象犀,点缀太覼謱。贷婴妙翦裁,录敕五杂俎。

  时花及草虫,针神纤手抚。零帵剩帴帛,扣砌功几许。

  斗绮艳云霞,光华奕昈昈。缤纷各在腰,鞶厉觿燧帍。

  左右用咸宜,阴阳俨分部。更有擅秘藏,别制摅机杼。

  刳木作方盝,楺杷成圆筥。有舟效棜禁,覆幂法盉簠。

  取润煎锡罐,避黬置瓦甒。取食喜频频,不复分酉午。

  旷日而费时,那自知其故。人利竞锥刀,竟等米盐普。

  顿教些须值,堆积成大贾。有明万历末,漳泉法始著。

  马氏淡肉果,云布散六寓。迁地岂弗良,任土声名树。

  兼己别本颠,土更判邾莒。深厚宜肥沃,淡薄在舄卤。

  但能辨根荄,不复论所处。长竿叶挨排,鱼鳞任风举。

  杲杲暴秋阳,班班灿文黼。柳牙浑斑斓,楮叶多知主。

  湿以藤苰膏,炒以醇酎醹。易然假火硝,闲色陈土苴。

  醡槽紧结束,镂划细分缕。铲刨深中央,銛镍斦两鏀。

  推荡反覆间,筋力费腰膂。高艑大车箱,络绎越县府。

  攈载富儿门,名目胪广簿。市墟攒细人,十十复五五。

  圭撮易一钱,睇视犹量估。真令散如烟,消耗两手拊。

  团团坐劝引,此礼其犹醵。空己靡镵涎,并未橕肠肚。

  地力与人工,铜帛与竹楛。其他细碎者,更难以细谱。

  虚糜亿兆民,潜匿为大蛊。古圣重本源,制器戒苦窳。

  无益之作为,乃逾闲荡矩。嗜好日迁新,竟难返淳古。

  一唱万千应。尝试争忭舞。非可势力遏,非可道德杜。

  总在作俑人,一扇变齐鲁。久竹化青宁,圆穹意楚楚。

  腐儒欠变通,忧杞色谈虎。耸肩作小诗,用代方言补。

 

  孔令贻《七律》:

  春风淡淡影幽幽,玉笛横吹月满楼。

  行客见来无去意,骚人吟罢起乡愁。

  小桥流水斜阳处,乔木荒城古渡头。

  误逐尘埃三十载,至今飞梦续罗浮。


"+userLink+""; $('miniAd').show(); } }, onFailure: function(){} }}); } showMiniAd();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